清官之死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去世万历十五年(公元1587年),南京吏部右侍郎海瑞死了。这真是一个清官,而且是整个大明朝最有名的一个清官。我们都知道,明朝官员的俸禄非常低,比方海瑞当县令时,月薪只需七八石大米,而且还不能全额发放,即便全额发放,折组成现在的公民币也不过是一千元出头。其他县令有灰色收入,不指着薪酬过日子。海瑞什么灰色收入都不要,就老老实实拿这份薪酬养活一我们子人。海瑞还早年辞过职,赋闲在家,那这段时间连一个月一千多元的薪酬也断了,他就靠给人写墓志铭、赠序之类的文章勉强坚持生计。不但自己不要灰色收入,海瑞要求部下也要廉洁自律。他当淳安县令的时分,就把部下的各种补助都取消了,一同阻止收取长处费。一瞬间,淳安县的公务员生计都成了问题。海瑞给他们出主意说:你们的收入可能确实不可吃饭,这个我了解。好在往常衙门里作业也不多,我们可以找时间外出打工,或许做点小本买卖以贴补家用。海瑞自己身先士卒,在家属院周围弄了块菜地,没事了就去种菜。这样一个大清官,天然得到了群众的爱戴。据《明史》记载,海瑞的死讯传出后,南京市民罢市,流着眼泪祭拜他的人百里不断。此外,朝廷也很给面子,赠了他太子太保的荣誉,还送了一个忠介的谥号。但这样一位声名显赫、备极哀荣的清官,却是在孑立中满怀仇视地死去的。在死前的一年,他感到自己时日无多,就给皇帝写了一份奏疏。这份奏疏有点类似于他的尸谏,写得毫无顾忌。海瑞说:陛下励精图治,但是国家却没变好,这是为什么呢?主要是对官吏的赏罚太轻了。大臣们说什么朝廷对士大夫要以礼相待,若对他们以礼相待,那又拿什么对待无辜的群众?这位大明朝头号清官提出了建议:恢复洪武帝朱元璋的规矩,枉法八十贯的一概绞死,贪官蠹役剥皮郛草!这份恶狠狠的奏疏反面,是海瑞几十年的仇视对官僚集团的仇视,虽然他就是这个集团中的一员。虎狼海瑞担任南京吏部右侍郎的时分,早年处理过一种叫应票的东西。南京官员到商店里买东西,往往不付钱,而是直接给商家打白条。这个白条就叫应票。理论上说,日后政府有钱了会完成应票。但实践上,它们从没被完成过。海瑞是个清官,名声在外。所以,他一就任,商家就送来了300多张应票,希望海大人主持公道。海瑞拿着一厚沓子白条,大吃一惊。但经过查询往后,海瑞更加吃惊了:各级政府开出的应票远远不止此数。商家早年向政府上交了许多应票,要求完成,效果不但没有完成,连应票都被没收了。这现已是明目张胆的掠取。海瑞勃然大怒,发了一个告示,洋洋洒洒痛斥道:我收到了兵马司的应票89张,其他衙门的应票220张。这还都是漏下的,其他被收缴的应票还不知道有多少。他质问道:大明祖制和律法里,哪一条规矩了官员可以打白条?虎狼。这就是海瑞对大明朝官僚集团的点评。十几年前,他在给皇帝的奏疏里也曾这么说过:我担任应天巡抚才几个月,收到的乡官夺产的诉讼竟有几万件。他们现已做了二十多年的虎狼,群众现已当了二十多年的肥肉。而他也有抵御虎狼的武器,那就是祖制。按照朱元璋当年定下的原则,官员不能打白条、不能侵占民田、不能受贿纳贿。但是在实践中,大明朝的官员就是在打白条,就是在侵占民田,就是在受贿纳贿。在海瑞看来,实践如此乌黑,其原因就是我们不遵循祖制。祖制公私分明,朱元璋定下的规矩本身确实也有许多行不通之处。比方说,朱元璋定下的原则阻止放高利贷,海瑞当巡抚时也就按此实行。但是高利贷发作的根源是银根紧,老群众借贷困难。不处理钱银供应问题,光阻止高利贷,老群众又到哪里去借钱呢?祖制拒绝考虑这个问题,海瑞也就拒绝考虑。但这些技术困难并非根柢问题。我们要了解海瑞的困境,还要考虑更大的时代背景。海瑞挂在嘴上的祖制,根柢上来说是这个姿势的:皇帝都像朱元璋相同大权独揽,对官僚集团施行严刑峻法,让官员严峻遵循规矩,不敢危害群众。但这套东西在当时现已无法操作了。理论上,官员是为朝廷和公民效力的。他们心里头应该首要装着公民,然后才装着自己。儒家经书上是这么经验的,祖制也是这么规矩的,当然,单个官员也确实这么做了,比方海瑞。但是作为个人,官员们寻求的是自己的利益,他们心里头首要装着自己,假设还有富余的当地,那就趁便再装点公民假设太挤那就算了。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道德问题,这是广泛的人道。官员和公民的利益并不一定契合。国家富强了,公民富裕了,官员或许会得到一点长处。但这点长处虚无缥缈,哪里有贪婪纳贿来得快、来得多?假设贪婪纳贿没人管,那你海瑞又凭什么要求人家不贪婪,不纳贿?对这个问题,理论上有一个处理办法,那就是让皇帝来管。已然全体老群众都是皇上的子民,生杀予夺都由着皇上,那老群众和皇上总是利益契合的吧?他们偷老群众的,不就等于偷皇上的吗?在我们看来,这是一个很羞耻的处理计划。但光是羞耻也就算了,问题是它往往并不顶用。首要,许多皇帝并不担任。他们可能模糊凶恶,可能麻木不仁。海瑞骂皇帝的作业我们耳熟能详,我不再赘述。海瑞之所以对嘉靖皇帝如此咬牙切齿,其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:他对皇帝寄望过高。在那份出名的《治安疏》里,他充满信心地说:必世之仁,博厚高明悠远之业此则在陛下一振作间算了。海瑞实在高估了嘉靖皇帝的力气。王朝开创时,从前的小团体被暴力横扫一空,重生的官僚集团仍是个雏儿,皇帝们往往能操作它。跟着时间推移,官僚集团的独立性越来越强,也越来越溃烂,用当时的话来说,就是朋比胶固,牢不可解。皇帝可以诛杀官僚集团中的成员,但无法改动其作业方式。一般来说,到了王朝中期往后,这个集团就已牢不可破。独裁政治毕竟演变为寡头政治。一旦寡头控制了社会,却不具有这个社会,也不用为效果承担责任,它一定会腐化堕落,因为它的利益和社会全体利益并不契合。社会这个蛋糕做大,它从中得到的长处,远远没有多切一块蛋糕来得实在,它一定会选择切蛋糕,而不是做蛋糕。嘉靖皇帝即便一振作,勃然大怒直奔朝堂而去,他又有什么才能去扭转颓势?他可以杀几个官员,但大明朝地大物博,官员许多,怎样杀得绝?杀绝了政府怎样作业?再说,官员们可以联手欺诈皇上,被推出去杀头的倒可能是担任的清官。顾炎武就绝望地说过:虽尧舜复生,能去执政之四凶,而不能息全国之关节也。即便尧舜复生也百般无奈,何况一个生长于深宫的皇帝。这是大一统王朝的死结。道德除了祖制,他事君以忠,事母以孝,居官以廉,待人以直,几乎就像一个道德完人。就像《海忠介公行状》里说的:孔子所谓强哉矫,而孟子所谓大丈夫乎!古今一真男人也!但这个古今真男人的个人日子却乌黑郁闷。海瑞几乎没有什么朋友。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跟官场刁难,另一方面也不能完全怪别人。举一个比方,海瑞骂皇帝被逮捕后,户部司务何以尚上疏救援,效果被捕入狱。海瑞在监狱里没怎样受刑,何以尚却被日夜拷打,遍体鳞伤。后来,等海瑞出任吏部右侍郎时,何以尚正巧是他的属下。两人相见,海瑞待以长官接见部下之礼。何以尚问:我们当年是同生共死的友谊,难道你不能以客礼相待?海瑞说朝廷礼制如此。何以尚和他当场绝交,说:不及鬼域,无相见也。海瑞的家庭日子更加糟糕。他的第一个太太许氏,因为生了两个女儿,被海瑞休了。他的第二个太太过门刚一个月,和婆婆发作了敌对,海瑞又毫不犹豫地休了她。在海瑞53岁的时分,发作了更乌黑的作业:他的妾韩氏遽然上吊自杀,11天后,海瑞的太太跟着自杀了,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。海瑞对此悲痛不已,他提到此事时,说自己每一思及,百念灰矣。

  。他的女儿也死得扑朔迷离。海瑞的政敌在奏疏里责怪他无故而缢其女,说得真是触目惊心。明人姚叔祥在《见只编》里记载了另一种说法:海瑞的女儿那时只需5岁,从男僮那儿接了一个饼吃。海瑞看见了勃然大怒,说:男女授受不亲,你不是我的女儿!你要是能饿死,才配是我的女儿!所以小姑娘啼哭不止,不肯进食,家人怎样劝也没用,终究活活饿死。即便在古代,我们也认为海瑞这么做实在太过分、太冷若冰霜了。这个故事过于夸张,怎样听都觉得不靠谱。底细怎样现已很难恢复了,但当时言辞如同广泛认为海瑞要为女儿之死负责任。我写海瑞这些私日子中的作业,并不是要挑剔海瑞,虽然他是很简单被挑剔的。我只是想表达一个怀疑:一个如此有道德的人,却断绝了朋友联络,伤害了亲人,把自己的日子弄得乌烟瘴气,搞得自己百念俱灰,那这个道德到底有多可靠?这个道德所盼望的黄金世界又有多可靠?遗产海瑞留下了什么?海瑞为官多年,做得最大的一项工程是疏通吴淞江、白茆河。海瑞的列传对此大书特书。传闻他坐着小舟交游河上,亲自带着铁锨、簸箕,监督施工。不过几个月,这个工程就多快好省地完成了。有官员惊叹说:万世之功被他搞定了!但假设我们翻翻顾炎武的书就会发现这个万世之功的后续。顾炎武记载了一位县令的抱怨:海瑞大人的工程,花了四万多两银子,不到三年就又堵了。这个工程就是海瑞终身辛苦的缩影。海瑞辛苦终身,却没有给明朝带来任何永久性的改动。明朝官员继续打白条,继续占土地,直到帝国溃散。海瑞对此也有清醒的知道。他处处受阻,处处受掣肘,所做之事,无一不难。海瑞痛骂过:举朝之士,皆妇人也!而千般心绪、千般怨言,集聚成他辞职前说的一句话:这等世界,做得成甚作业!海瑞知道自己是一个失败者,但是许多的中国人并不信赖。他们为他哭泣,为他建庙,为他立碑,而且信赖:只需再多出几个海瑞这样的清官,太平盛世就会到来。我觉得,他们不是真的信赖,他们只是没有其他办法。